赤也

短篇同人文章創作、繪畫創作、主cp赤黑、安清

使用語言:繁體中文

【自嘲】

【一松/內心對白】

☆第五集部分捏造(?)

★可以請繼續→→→→


不需要。

不需要無謂的關心,

不需要所謂的友誼,

不想接受一切麻煩的事情。


沒有那些東西人還是活的下去。


不要再闖入我的世界,

不要再擅自對我溫柔,

不要讓我感受依賴的美好,

我不需要這些,也不要浪費力氣給我這些。


我沒資格擁有。


蜷縮在角落,

透過有些凌亂的瀏海望向世界,

大家在笑著呢,

是在笑我的沒用吧?

是在笑我的陰沈吧?


我的存在的確毫無意義,

也無法為誰帶來幸福。

我的言語無法感動他人,

也無法為自己爭取權利。


很寂寞?

說實話很寂寞啊。

朋友?

根本不是我能夠擁有的,

那是奢華的事物。


就這樣當個廢物一輩子也不會怎樣的吧。

因為我是這樣沒有能力的人。




揚起扭曲的笑容,

我震動起不怎麼使用的聲帶,

沈重的嗓音如此說道。



「盡情的鄙視我也沒關係的哦。」



【赤黑】赤色天際線2_明日、夕陽依舊會落下

〖赤黑/大學生/續集/輕鬆向〗←不喜勿入;請先食用第一集。

☆這集對話量超級多,絕對不是我不想寫內心戲跟動作。

☆沒有悲催的後事,已經變成疑似輕鬆小品的東西了(被打

☆虹樂,沒有黃瀨痛哭的故事真是抱歉了(笑)

☆俺僕司都有出現,類兄弟設定,赤司是心靈脆弱的孩子。

☆所有價錢都是日幣(円)

★ok的話開始吧→→→→

『願他們能再次相見,在那美麗的,赤色天際線。

                                                                               End』

赤髮男子闔上筆記型電腦,滿足的笑了笑。

「很棒的故事吧。你覺得如何?主角大人。」

「殉情什麼的太誇張了。」

「是這樣嗎?我覺得為愛而死是一件很美的事呢。」

「連同對方的份一起活下去不是更好嗎?」

「意思是我死了以後,哲也會為了我活下去嗎?」

「…再考慮。」

「…」

「好冷淡啊黑子,難得弟弟這麼努力的寫了一篇文章。」赤髮男子一陣沈默後,原本的赤金異色雙瞳,變為兩眼美麗的紅色。

「請不要逃避啊,征十郎君。而且既然是征十郎寫的,他怎麼一開始就死了?還把我也弄死了。」

「黑子對弟弟的叫法真令人羨慕,呵呵。死了才有令人感傷的點,這是常識哦。」

「是這樣嗎?」明明離開就讓人夠感傷了。

「對了,你也叫我征十郎好嗎?」

「不要,會混亂。」

「…哲也攻擊力上升好多。」赤司征十郎雙手扶額,掌下的雙眼已變回異色。

「是你們害的…呦」黑子哲也莞爾,用了疑似在賣萌的語氣結尾,還眨眼了一秒。雖然看上去沒甚麼變化。

「誰教你那樣說話?」赤司征十郎震驚,這不是他認識的黑子哲也。

「鈴央姐說不能告訴你。…啊,真是抱歉。」

「鈴央,雖然好像教壞哲也了,但幹的好。」赤司征十郎沒有說出來,並在心裡默默發誓以後要對鈴央好一點。

#

赤司征十郎高中念完後,報考了東京的某間大學,

雖不是一流的大學,但風評也不錯。

如果問為什麼不選好一點的?

告訴你,因為黑子哲也也考這間大學。

赤司征十郎毫不意外的輕鬆考上,黑子哲也努力過後也如願以償。

赤司征十郎從沒有告訴黑子哲也他會考這間大學,之前問也回答要留在京都。

黑子哲也以為赤司征十郎不想見到自己,還為此獨自難過了整整一個月。

當黑子哲也看到赤司征十郎以最高分上臺新生致詞的時候,當場站起來「赤司君你這個騙子!」哭著吼了好大一聲,赤司征十郎則回了個帥到秒殺台下少男少女的微笑,後來他們還成為了校園風雲人物。

同學們給黑子哲也起了個綽號,「透明的少女心男子」簡稱「透少男」,說真的不怎麼好聽。

赤司征十郎因為太帥,人稱王子大人。

這什麼肉麻的叫法啊?

題外,黑子哲也的綽號,在赤司征十郎日後愛的威壓(單方面)下漸漸隱沒江湖。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後,現在兩人正在同居…(?)

某天黑子哲也在校園內布告欄尋找將來住宿的地方,赤司征十郎突然出現給了黑子哲也建議「有個地方房租低,環境也不錯,放學帶你去看看吧?」,有赤司征十郎掛保證,應該是真的挺不錯,黑子哲也就這麼答應了。

天知道這一切都是赤司征十郎的陰謀。

依約定,赤司征十郎放學帶著黑子哲也到他推薦的地點。

那是個比普通學生住的房間更大許多的房子。

玄關進去左邊是廁所跟浴室,浴室裡有浴缸,浴缸跟淋浴間是在一起的,跟廁所分開,空間蠻寬敞。

到了客廳,整面牆的書櫃映入眼簾,黑子哲也高興極了。

「可以隨意使用嗎?」黑子哲也拉了拉赤司征十郎的衣角,

「當然。」赤司征十郎莞爾。

接著,客廳旁邊是廚房跟餐廳,餐廳裡有張可折疊的桌子,收起來是四方形,打開是圓形大桌。廚房的物品應有盡有,還有一個大冰箱。

廚房右後方的門打開,是一間書房兼臥室的空間,有一張書桌、一個小書櫃、一張雙人床和一個大衣櫃。

黑子哲也開始疑惑了,他一個人有必要用這麼大的家具嗎?雙人床存在的目的是什麼?天啊這房租真的會便宜嗎?

「吶,赤司君。」躊躇了半天直接問比較快,「具體來說這裡房租是怎麼算?」

「每個月三萬円。」赤司征十郎笑笑說,

「欸?!!!真的假的!」黑子哲也激動的把赤司征十郎的肩膀抓起來晃,

「當然。不過,如果哲也願意讓我也住在這裡,免租金哦」

「欸?」

「我們是舊識,又都是男人,同住是沒問題的。而且我也還沒找住宿。」

「要嗎。」赤司征十郎笑的更開了。

赤司君你那是命令句對吧,說好的問號呢。

「讓、讓我想想。」

…房租一個月三萬円本來就便宜了,如果同居的話還免租金?

赤司君說的沒錯,我們都是男人,沒有什麼害羞不害羞的問題,是個非常划算的交易,答應的話沒有任何吃虧。

「…好。」黑子哲也含首。

「非常好,哲也。」

「喂,進來吧。」赤司征十郎意義不明的對外面大聲講了一句,隨後便看見兩個人搬著行李走進玄關,

「小征,放這裡可以嗎?」其中的一名男子開口,「可以。」赤司征十郎向男子點頭。

「鈴央姐你怎麼在這裡,打工呢?還有小太郎君?」黑子哲也不解,這兩人在這個時間出現實在不尋常,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外面的?

「赤司說今天要入住這裡,叫我們來幫忙搬家囉!我們可都是特地請假過來的呢!」葉山小太郎笑道。

「聽小征說要跟小哲住,想著『終於要進攻了啊~』於是來看看。」

「進攻?」黑子哲也再次發問。

「啊啊,就是啊…」

「哲也,來幫忙。」

「哦好。」在實渕鈴央回答前,赤司征十郎就一把抓住黑子哲也走了。

「小征真是的。」睨了眼他倆離去的背影,實渕鈴央狡猾的笑了。

「哲也,餓嗎?」

傍晚時分,整理完後來幫忙的人先行離開,屋內剩餘一藍一紅的身影。

「有點。赤司君呢?」

「嗯。去吃飯吧,對街不久前開了一家居酒屋,評價不錯。」

「好。不過在吃飯之前我有事想問。」

「你問。」

「鈴央姐他們怎麼知道你也要住這裡?」

「這個嘛…」赤司征十郎意味深長的笑看著黑子哲也。

「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說著就拉起黑子哲也的手,向居酒屋去,黑子哲也在路上也少不了幾句抱怨。

#

「赤司君…討厭鬼!…矮子…嗝…」赤司征十郎背著醉醺醺的黑子哲也走回家,而黑子哲也時不時就罵一下辛苦背他的自己。

「前者我不否認,後面那是怎樣,哲也你有資格說我嗎,我173也算高了好嗎?」赤司征十郎當然不會放縱一直往自己痛處戳的黑子哲也,在對方開口要說第四次的時候回話了。

「還有哲也,你明明不會喝酒還喝那麼多,我不在的話怎麼辦?」回話完後赤司小小的抱怨了一下,意識不清的黑子哲也聽聞後沒有繼續亂吼,反而說出了一句讓赤司征十郎下意識顫抖身軀的話。

「…赤司君還要離開我嗎?」

「…哲也?」

「赤司君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黑子哲也輕聲在赤司征十郎耳邊帶著哭腔說道。

「哲也,你喝多了。」赤司征十郎攬緊背上正默默掉淚的黑子哲也,「別哭了,我就在這裡,不會走的」

夜晚的街道只留下黑子哲也的哭泣聲,零落的像天上的點點繁星,悲傷的像小巷裡細細發聲的野貓。

回到住處後,赤司征十郎將黑子哲也輕放到床上,幫醉的不省人事的藍髮少年褪去滿是酒味的襯衫,並替他穿上自己帶來的上衣。

待赤司征十郎要去浴室沖洗自身酒味時,床上的人拉住了赤司征十郎一邊的衣角。

「吶…赤司君」

「嗯?」

「我很高興你能夠來東京,也很慶幸幫我找到房子的是你」

「…」

「謝謝你,遇見你說不定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運」

「哲也」

「赤司君,我喜歡你」

「哲也,你醉了」

「從你說你要待在京都那時候起,我就知道自己沒辦法再忍受沒有你的日子了」此時的黑子哲也因羞恥而酒醒,整個人已經坐了起來,面對赤司征十郎的眼神變得清澈無比。

「所以在大學遇見你的時候我真的,真的非常高興」雙頰漸漸染上緋紅,黑子哲也說的愈發激動。

「赤司君,我…」

「真不敢相信…被哲也搶先了啊」赤司征十郎打斷黑子哲也,無奈的低頭嘆氣。

「所以赤司君?」

「我也喜歡你,黑子哲也」赤司征十郎溫柔的伸出手撥開黑子哲也略長的瀏海,在白皙的額頭上點下一吻。

「赤司君…」黑子哲也抵不過赤司征十郎的力氣硬是被壓在床上,赤司征十郎的氣息從臉頰慢慢下滑,黑子哲也靜靜感受著屬於赤司征十郎的體溫。

夜空中,星星閃閃發光。

那是屬於他們的美好夜晚。

之後發生的事,莫過於黑子哲也終於知道鈴央他們從還沒開學就知道赤司征十郎有心要跟黑子哲也同居,還有赤司征十郎的兩個人格可以隨時切換等。

他們現在的生活可說是非常幸福美滿。

#

「現在想想,征十郎君真是陰險呢」黑子哲也沒由來冒出一句不明所以的話,惹得赤司征十郎歪頭回問。

「同居的提議是征十郎君提出的沒錯吧?」

「哦,你說那個啊,似乎是這樣。不過當時他也很猶豫呢」

「會猶豫還真少見」黑子哲也莞爾。

「因為對象是黑子吧?」赤司征十郎轉動艷紅色雙瞳思考了一番,將得出的答案說給黑子哲也聽。

「你還真是不知道羞恥心為何物的人呢」黑子哲也低下頭想掩飾害羞的情緒,卻被赤司征十郎一手抬起下巴。

「因為對象是哲也啊」不留情的在黑子哲也唇上品嘗了許久,牽出的銀色絲線因反光而透亮。

「黑子哲也,我們去鐮倉海邊看夕陽吧」赤司征十郎起身,露出了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眼裡裝的是落日橘紅的美麗。

「好的,赤司征十郎君」黑子哲也被赤司征十郎拉著手,朝門口、朝幸福的將來奔去。

『他們在赤色天際線相遇,

一同共度夕陽西下、一起迎接朝陽到來。

最後,他們攜手共創另一段屬於他們的故事。        Ture end』

End

#

後記

我終於打完天際線第二篇了好感動!!!!!

有好多細節沒說完頗可惜,但時間不允許我繼續脫稿了(誰定的啊www

這篇從開始到最後歷經了許多時間呢(遠望

還沒開學就起筆了到第二次段考前才弄完##

僕司寫故事(第一篇)一定不是走溫馨向的,他一定是就算想走也會走的很奇怪的那種人,我如此深信著(你滾#

後記沒話可以打了w好吧那就這樣www下次再見:DD

只要有關池田屋事件的故事,百分之99都虐慘我##


【赤黑】赤色天際線

〖赤黑/大學生設定/短篇/BE/死亡有〗←不喜勿入、BE慎入

黑子哲也盯著電視螢幕發愣,
白皙臉龐上,原本水藍色的眼睛,
變得像深海一樣毫無光采。

時間已經過了多久了呢?
新聞到現在還是一直重複播報著同樣的事件。

記者們,
持續消減著黑子哲也眼裡的光芒。

一點、又一點…

-

昨晚強颱轉向橫掃關東地區周邊海域,
知名企業家族繼承人不幸死於船難。
船隻分崩離析,
亡者腹部被船隻鋼筋刺傷,失血過多無法獲救。
溺水前就已身亡。

-

主播小姐的甜美聲音,
此時聽在黑子哲也耳裡,
格外冰冷、格外痛心。
螢幕上映著的,
一半是男子生前的美好模樣,
一半是被鋼筋刺穿身體的慘況,不過被馬賽克擋的很模糊。

既然不想讓人們看到又何必登出來呢?

男子五官俊秀,紅髮像太陽般耀眼,
眼裡如裝下了夕陽一樣美麗。

那是黑子哲也畢生最愛的人,赤司征十郎。

#

事件發生到此已經過了兩天。
或許是因為不想面對事實,黑子哲也沒有哭。

連想哭的感覺也沒有。

情感全部麻痺,
像是得了重病的精神病患者,
關在自家房間裡,對著開啟的電視重複同一句話。

「赤司君答應我會回來的,我要等他。」
然而,他遲遲都等不到赤司征十郎的歸來。

啪!!
房門突然被用力打開,「小黑子!」黃瀨涼太從門口衝了進來,一把抱住黑子哲也,跟在後面的有青峰大輝、紫原敦、綠間真太郎。
「小黑子,你為什麼都不接電話?為什麼都不來上學?小赤司不在了你知道嗎?」黃瀨涼太的臉上多了幾條淚痕,緊抱著眼前的藍色少年,黑子哲也任由黃瀨涼太的眼淚滴落在自己身上。
「看來是知道了的說。赤司他…唔」綠間真太郎瞥了眼電視,神情凝重。
「赤司君沒有不在,他答應我會回來的。」黑子哲也道。
「小黑,小赤死了啊,死了!嗚嗚嗚…」
「不要亂說,赤司君會回來的,他叫我等他。」
「赤司走了,就算你等到死,他也不會回來了啊!哲!」
「才不是,你們騙我,赤司君會回來,他答應過我!」
「小黑子!」黃瀨涼太捉住黑子哲也的肩膀,
「小赤司走了!死了!就算你不願意相信…不、我們都不想相信。但這是事實!小黑子,面對事實吧!」黃瀨涼太用盡全力對黑子哲也哭吼。

「才…沒有…」
啊啊,好像已經不行了。
已經沒辦法再欺騙自己了。

赤司君死了。

我明明知道的,卻假裝他還在。
赤司君最後的笑容,還記憶猶新。
赤司君最後的話,還深深刻在腦海裡。

“哲也,等我回來。”

好殘忍。這個世界。就這樣帶走了他。

「你們騙人…赤司君會回來…」
情緒一下子湧上,眼淚不爭氣的掉落,
說話變得沙啞,是因為剛才大吼大叫的關係?
淚腺不受控制,不停的分泌出鹹澀的透明液體,
一滴一滴,落在心頭上,落在回憶的河裡。

“我對這個人有興趣。”

是赤司君找到我的,現在他不在了,
我又要變回那個一無是處的我了嗎?回答我啊…

「小黑子…」黃瀨涼太看著突然哭起來的黑子哲也,想安慰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喂,黃瀨,讓哲自己靜一靜吧,我們先走。」
「欸?唔,好吧。」黃瀨涼太一行人離開了黑子哲也的家,出房間時還不小心撞到櫃子,導致有些東西都掉到地上。

掉到黑子哲也面前的,是兩張火車票。
當然黑子哲也看到了。

「赤司君你不回來,我就去找你。」
擦乾眼淚,拿起車票和隨身包,黑子哲也往車站方向出發。

#

傍晚的夕陽很美,跟那個人有一樣的顏色。
黑子哲也在鐮倉車站下車,步行沒幾分鐘就到海邊。
站在離海最近的斷崖上,黑子哲也靜望夕陽。
「原本要兩個人來的。夕陽真的很美哦,赤司君。」

一個禮拜前,赤司征十郎曾約過黑子哲也,
等他辦完事之後,要帶他來海邊看日落,
還提前買了兩張不限期去回程的票,為的是隨時都可以出發。
「你不遵守約定真少見呢赤司君。」
黑子哲也看著紅色的天空,不小心又掉下眼淚。
「我變得好愛哭,都是赤司君的錯。」
站在斷崖上,眺望被夕陽照的閃閃發亮的大海,遠方似乎有魚群正躍出水面。
「藍色被染成紅色了。」黑子哲也莞爾。

但夕陽西下,預告著再不久黑夜會來臨,
紅色就會被吞噬,大海也就不再美麗。
「赤司君,雖然你不回來我很生氣、也很傷心,不過都沒關係了。」
一步、兩步、三步,黑子哲也慢慢的往前走。

「我這就去找你,你等我。」

躍下斷崖,風吹的黑子哲也很舒服,像被擁抱一樣。
瑣碎的回憶片段一一出現,這就是所謂的人生跑馬燈嗎?
在赤司君走之前,有想起我嗎?我的回憶裡都是他呢。

今天的夕陽,沒有在黑子哲也的生命中落下,
如同赤司征十郎,沒有在黑子哲也生命中消失。
黑子哲也微笑,踏上尋找赤司征十郎的旅行。

願他們能再次相見,
在那美麗的,赤色天際線。

End

#

後記
糟糕感覺結尾很爛//鐮倉有斷崖嗎www
其實結局很美好對不對,這應該不算BE吧?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定義BE和HE,看心情吧:333(你滾
黑子有沒有找到赤司我也不知道,不過他最後沒有哭。
整體來說就是赤司走了黑子要去找他的故事,簡單易懂ww
我希望能感動到人,何況這是我第一次寫這種不明的文章。
總之呢祝食用愉快,偶爾也要虐一下自己,有益身體健康<3

【赤黑】無題小短篇

赤黑/含接吻/超級短篇←不喜勿入

#

「呐,哲也。」看著有著天空顏色的那個男孩,不自覺的叫喚了他的名字。

「怎麼了?赤司君。」坐在我身旁的男孩歪著頭對我說。

「沒甚麼。你真可愛呢。」我莞爾道。

「唔……請…請別這樣。」男孩把帶著羞紅的臉轉向另一邊。

呵,鬧脾氣的樣子也好可愛。

這麼想著,不禁笑了出來。笑聲很小,但離我有兩公尺遠的那個男孩聽見了,又把頭轉了回來

「你…笑什麼?哪裡好笑了?」帶點慌亂的語氣,從男孩的口中說出,那櫻色的唇正在彼端誘惑著我,啊啊,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赤司…君?」

我果然沒辦法忍耐呢,哲也。「抱歉。是你的錯哦。」

緩緩的靠近他,貼上他的唇,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幸福。

我這輩子,輸的,大概也就只有他了。

緊緊的抱住身前的男孩,就怕他再次從我生命中消失。

「我愛你,哲也。」

「欸…?…啊…嗯,我也愛你哦。請允許我一直陪在你身邊,赤司君。」

少年的天藍色髮絲在陽光的照耀下看起來格外美麗,與天空同色的雙眸也閃著戀愛中的少女才會擁有的,幸福的光芒。

真希望時間就這樣停止。

我想好好把握當下的這一刻

愛,現在正在我心裡漸漸成長茁壯。

「一切都是因為你呢,哲也……」

#

後記

這是在手機記事本裡翻到的小短文,根本打的爛斃了###

這也算是黑歷史的一員(既然是這樣那幹嘛搬出來看啊!)

因為是3000年前打的文,打的不好我也知道##
請多多見諒。

7/8、遲來的生日祝福

沖田君我對不起你啊啊啊啊,祝你生日快樂

總司的生日、清光的忌日
該開心嗎啊哈哈